转自:光明日报

“挺进草科乡,继续救援!”7日一早,记者从四川雅安石棉县沿着211省道北行,路遇乐山消防、眉山消防等多支救援力量,他们完成前期救援任务后,继续向因道路阻断而形成的“孤岛”前行,争分夺秒抢险救灾。

连接石棉县与泸定县的211省道,在“9·5”泸定地震中受损严重,多处阻塞。6日下午,石棉县城到王岗坪乡的道路抢通,救援工作得以顺利推进。7日一早,记者乘车通过这段刚抢通的道路时看到,每处滑坡阻塞点都有挖掘机械值守,每有土石滑下,就第一时间抢修,保障着这条生命通道的畅通。

车过王岗坪乡场镇后,爬上半山腰,驶入桃坝隧道。行至隧道尽头,公路被深埋滑坡碎石之中,早不见了踪影。正在紧张施工的抢险人员告诉记者:“土方量太大,滑坡还在继续,短时间内抢不通,翻过这几段滑坡后,可以乘船进入灾区。”

唯一对外连接的公路中断,桃坝隧道以北的大片灾区,包括石棉县王岗坪乡的多个村和草科乡以及泸定县的多个村寨,都成了“孤岛”。

记者加入救援队伍,手脚并用向北攀爬。几处滑坡形成的陡峭斜面,从山顶延伸至数百米下的大渡河中,把公路深深埋进了半山腰。记者用了近一个小时,才成功攀过这几处滑坡,回首望去,约莫也才前进几百米距离。

随后穿过大岗山隧道,救援队伍来到了大渡河畔临时启用的一个码头上。消防员们登上一艘大船,往“孤岛”深处奔去。

“船能到原田湾乡场镇,下船后需再徒步好几个小时才能到草科乡。”刚刚下船的王岗坪乡新桥村村民罗国金告诉记者,在四川乡镇行政区划和村级建制调整改革中,原田湾乡、原挖角乡合并成了如今的王岗坪乡。

罗国金是6日一早带领救援部队进入“孤岛”的向导。罗国金的家在地震中损毁严重,但他在安置点把家人安顿好后,就加入了志愿者队伍。因自幼在此生活且长期当货车司机,罗国金十分熟悉本地情况,他主动请缨,承担起为救援队伍带路的重要任务。

6日天刚亮,150多人的救援队伍就在罗国金的带领下开始向“孤岛”挺进。“当天还没有船,我们从山上走,爬过了一堆又一堆的碎石,终于在下午两点抵达了王岗坪乡幸福村二组,小地名叫什月坪。”罗国金说,这里非常靠近震中位置,村里受灾十分严重,救援队有30多人立即在此展开了救援。

6日下午五点半左右,5名重伤员被全部救出。“必须马上送到山下安置点抢救!”罗国金与救援队伍一起,抬着伤员一步一步往山下挪去——天很快黑了,他们必须安排专门人员用手电筒照着山上的树,一旦树有晃动,就是余震来了,必须马上躲避落石——到达田湾安置点时,已是凌晨三点半,伤员终于得到了初步的救治。7日一早,伤员通过直升机被送到了县医院。

“水陆空全线并进,‘孤岛’也就不孤了!”罗国金竖起大拇指,“共产党瓦吉瓦(好得很)!人民政府卡莎莎(谢谢)!”

这时候,不断有小型救援艇把救援队员从下游送到码头来转乘大船。他们告诉记者:“又有一条新通道开通了,不用再翻桃坝隧道了!”

记者登上救援艇,很快就来到了这个特殊的“码头”——大岗山水电站拦河大坝。坝上支起的大吊车放下吊篮,把记者接了上去。坝上,还有不少救援艇源源而来,救援人员排成了长长的队伍。他们陆续登上吊篮,坐上救援艇,向灾区深处前进。

此时,从大坝上乘车,已能直达县城。记者来到石棉县中学山顶球场时,一架直升机刚刚降落,救护推车立即上前,把3名伤员送进救护车,向医院驶去。

“地震当天下午5时左右,我们的第一架飞机就抵达了石棉,建起了直通灾区中心的空中生命通道。”应急管理部南方航空(6.5800.142.17%)护林总站党委书记杨旭东说,截至7日,他们派出的5架飞机已飞行39架次54小时53分钟,转运重伤员22人、轻伤员31人,转移受困群众81人(其中有2名孕妇、1名高龄病人),运送消防医疗等各类救援人员111人,运送医疗救援、食品、帐篷棉被、通信设备等各类物资约62吨。

记者获悉,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的30名电力抢险突击队员携带两台10千瓦柴油发电机、400余个应急照明灯具、40圈低压导线等抢险设备和物资,已于7日上午乘坐直升机挺进“孤岛”草科乡,他们将尽快为当地受灾群众恢复供电。

“水陆空全线并进,‘孤岛’也就不孤了!”罗国金的话,一直响在记者耳畔。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