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片《隐入尘烟》自7月8日上映之后,上演口碑和票房双逆袭的好戏。导演表示很出乎意料,感谢观众支持。院线方说,观众希望能多给该片排片,观众想看什么电影,影院就放什么电影。流媒体传播方自发为影片“吆喝”,带来流量的同时也反哺了票房。

根据灯塔专业版数据显示,9月7日,由李睿珺执导、武仁林、海清主演的文艺电影《隐入尘烟》票房正式突破1亿元。而该片在7月8日首映日当天的票房仅有34.93万元,排片占比仅2.3%,但上映后,影片口碑不断发酵。8月26日,《隐入尘烟》上映第50天,单日票房达到104.08万元后,正式开启单日票房过百万元的逆袭之路,9月1日,该片单日票房不但达到675.41万元,更是凭借“《隐入尘烟》逆袭至单日票房榜冠军”登上微博热搜。9月3日,该片单日票房1437.80万元,排片占比也升到15.1%,豆瓣评分从开分时的7.8分上涨到8.5分,被观众称为2022年口碑最好的国产电影。

这场“文艺片票房破亿”、“口碑、票房全胜”的逆袭之路上,充满太多的“意想不到”。其实就算导演李睿珺,当《隐入尘烟》在8月中旬刚开始有逆袭迹象的时候,他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也只是做出淡然的回复,“一切都是意料之外的事情,超出了我们的预期,感谢观众对我们的支持和关注。”

《隐入尘烟》海报。

多年来,李睿珺一直坚持这样的看法,影片上映后,对于影片的票房、评价是无法左右的,当一个导演完成一个电影,后续的工作是不可控的,排片稀少惨淡的时候,你无奈、无力;票房无论多高,电影也要落下帷幕,如果还有机会就“下部再见”。在《隐入尘烟》上映之前,他就有了心理准备,也预料到这部电影的命运会和电影中马老四、贵英的命运一样地遇冷和不受关注。而现在,这部电影凭借着优质的内容在庞大的观众群层中“出圈”。新京报记者专访导演李睿珺,业内人士、院线经理、流媒体UP主和普通观众,共同见证这部“不被看好”的小众文艺片的逆袭之路。

【院线侧

冷宫档排片不足1%到大热堪称奇迹

《隐入尘烟》,在上映第62天票房正式突破1亿元,被称为“文艺片票房逆袭的奇迹”。而在上映初期,业界对这部小制作的预测也延续了以往文艺片市场价值“不被看好”的命运,预测票房200万元到300万元而已,《隐入尘烟》似乎要延续高口碑文艺片叫好不叫座的惯有轨迹。从事多年院线工作的院线经理李玉霖说,从任何角度来说,这部电影都不会得到影院排片上的青睐。“首先它的题材偏文艺,受众群体有限;主创阵容薄弱,除了一个知名演员(海清),其他都是没有知名度的素人。再加上受疫情影响,本该今年2月趁着参展柏林电影节的热度来公映,却又经历了撤档,原本就没什么话题度,一直被积压。好不容易定在暑期档上映,面对众多商业片的包围,它也只是一剂非常弱势的‘调味品’。首日2.3%的排片到次日1.1%的排片,再到后来几天小于1%,低排片、低票房的走势,太正常不过了。”他笑着说,很多同行甚至删除了影片放映的电脑文件盘,但在暑期档后期,这部电影却意外迎来了票房升温。

《隐入尘烟》成为各大视频网站热搜榜首位。

“起死回生”是河北某影院院线经理张坤对《隐入尘烟》票房走势的形容,谁都想象不到《隐入尘烟》在长跑50多天后,从不足3%的排片会逆袭到18%甚至更多。他清楚地记得,8月23日之前的一个星期,这部电影的单日票房都是徘徊在30多万元,甚至8月19日只收获零星的9.4万元票房,影院给这部电影的排期也是没什么人看的“清晨第一场”、“深宵档”的冷宫档,在自家影院更是一张票都卖不出去。情况在8月26日开始好了起来,这一天电影单日票房为104.08万元,正式突破百万元,后面的逆袭之路更是一路高歌猛进:“我们影院在暑期档后期收到很多观众电话是说很想看这部电影的,再加上在网络上、微博话题上大家都在讨论《隐入尘烟》,于是我们也加大了对这部电影的排期和支持。”

多位受访的院线经理告诉记者,《隐入尘烟》能实现票房逆袭,首先是口碑特别高,如今观众对于电影品质越来越重视,电影成色的好坏能更快、更强烈地反馈在票房表现上。口碑的丰收让《隐入尘烟》有了质量上的保障,该片的豆瓣评分从开分时的7.8分上涨到8.5分,被观众称为2022年口碑最好的国产电影,“既然都是最好了,自然是口口相传的‘你看了吗’,‘一定要去看’,优秀的品质成为它能够出圈的最优动力。”李玉霖说,他们收到很多观众渴望《隐入尘烟》能有多排片的反馈,自然要如观众所愿,“院线(排片)的动机很简单,观众想看什么电影,影院就放什么电影,我们院线的微信观众群里每天都有很多关于这部电影的安利,院线也在观众喜爱的势头上进行了再度推荐。就这样,《隐入尘烟》在我们这个片区变成了大众讨论的话题,看这部电影也成为一种流行,并且我相信像我们这样的影院还有很多。”

9月2日,《隐入尘烟》的票房超越《独行月球》成为单日票冠。

票房分析师罗天文赞同外界对《隐入尘烟》票房逆袭用“奇迹”二字形容,按照常规的影片的上映走势路线,在上映的后期一般都会放弃该片在院线的表现,排片率逐渐消失,票房走势越来越低,观众开始将视线转移到“线上看看”,但《隐入尘烟》却没有走这个路子。随着电影8月9日免费上线视频平台(当时该片的排片率已经降到了0.1%和0.2%),而在次日(8月10日)影片却迎来公映以来再次逆势上涨,8月31日今年暑期档结束时,影片在视频平台上线后新增票房2630万元,是该片7月总票房的1.4倍,甚至在9月2日这天超越《独行月球》成为单日票冠,确实让人觉得“太猛了”。“以往大家对文艺片票房的看待,天花板多是一两千万元,票房破亿基本不敢想。现在《隐入尘烟》无疑破了圈,对它的看待不再单纯是文艺片那么简单,观众的喜爱超越了类型、层级的束缚,已经达到了全民观影的现象。比如在上映后期,票仓从一线城市逐渐下沉到三四线城市,‘安利’电影的人不再局限于影评人、学者,更多的是对电影有真实感受的普通市民。很多从来没有放过这部电影的影院因为观众‘想看’都对这部电影进行了加场放映,合力让影片取得好成绩。”

【流媒体侧

“如果不做,就是漏掉了重大热点”

《隐入尘烟》破圈背后,流媒体上线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记者联系到一位抖音做电影解读的UP主赵明(化名),他告诉记者目前平台上最火热的电影话题就是《隐入尘烟》,“如果不做,就是漏掉了重大热点”,他在看完这部电影以后首先使用图文的形式做了一些解读,但在上映发布后“效果不太理想”,毕竟“没人知道这是一部怎样的电影”。随着电影在视频平台上线,他将剧情进行了详细的梳理和解读,用讲故事的方式呈现了这部电影,播放量轻松突破80万,并且很多粉丝在评论区留言“要去电影院还苦难的有铁、贵英一张电影票”。类似于赵明这样自发为影片“站台”、“吆喝”的UP主还有很多,B站上,《隐入尘烟》数据也非常令人惊喜,评分达到9.7,近两周总播放量猛增3000万条,总稿件增加2000余条,在站内更是热搜不断,比如“没有流量、没有营销,今年最好的国产片”,“催泪混剪,这是一部属于农村的史诗故事”,这类视频在网站上播放量都突破了百万,在全民讨论热议的情况下,助力《隐入尘烟》的票房进一步走高。

事实上,记者了解到,因为文艺片成本相对少,《隐入尘烟》在宣发上的投入有限,经手这部电影宣发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些视频博主、平台传播基本上都是“自发”的行为,片方甚至不认识这些团队,更不可能刻意做营销。依靠着坚挺的口碑,再加上视频平台的素材推广,达到了在各类观众群里广泛传播,《隐入尘烟》迎来了真正的爆发,且热度一直居高不下。

《隐入尘烟》目前流媒体平台上最火热的电影话题。

罗天文说,流媒体上线后因口碑传播反哺票房,是难得一见的现象,“似乎大家都认为院线电影上线了就等于是结束了院线之旅,既然能在电视上点播的电影为什么还要花钱买票去影院?但《隐入尘烟》的出现多少是打破了这种规律,证明了有些好电影是不会受播出形式局限的,很多小成本文艺片和类似的电影也可以思考这种新的操作模式,网友观众的自发推荐,成为一部电影具有生机的强大推助。”但同时他也表示,类似于《隐入尘烟》这样漂亮的逆袭奇迹,要再次诞生估计很难,这是一场天时地利人和的逆袭之路,并且流媒体口碑发酵是片方“无心插柳”。再加上现在、市场上映影片数量相对少,好电影、新片成为稀缺资源,主观上是电影本身质量上乘,客观上是院线需要电影补给,在这点上来说《隐入尘烟》是幸运的,其他类型的电影则很难“照葫芦画瓢”获得成功,不过,做好电影品质,是电影吸引观众万变不离其宗的最强绝招。

【导演侧

希望资方不赔钱能继续拍“不受宠”文艺片

在《隐入尘烟》还未正式定档之前,新京报记者对李睿珺有一次深度的采访,自然也问到了如何看待影片市场回报的问题,这位出生于甘肃的导演这些年拍摄的影片都聚焦在家乡,从《老驴头》、《告诉他们,我乘白鹤去了》、《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到如今的《隐入尘烟》,他都将镜头对准了乡土叙事,都是以乡村成长生活的个体经验来映照家乡土地。选择这类乡土题材似乎已经成为他的一种执着。

“在这个注重回报的时代,这么多年都根植于农村,拍普通人的生活和情感,难道没有人建议你换一个风格?例如卖座的商业片,能‘卖钱’自然会少了很多压力?”对于这些问题,李睿珺笑着说自己从来不认为自己有可以“卖钱”的能力,在题材选择上,他更多注重的是自我表达:“其实,我不认为自己是一个职业导演,在任何类型上也有局限,从目前看来,我只能做我喜欢的事情,比如你是个粤菜厨师,不等于说你能把川菜做得很好,即便你会做川菜,但你能做到一流吗?你有那么擅长吗?应该专注于自己擅长的、想发力的东西。”

李睿珺也谈到了自己做导演的诉求,或许在这个时代,很多导演都有“大导演”的梦想,追求更好的资源、更大的投资、更多的自主权,对于李睿珺来说,这种野心并不是他看中的,“我喜欢的电影题材,它需要的剧组规模和人员配备是不一样的,投资自然也不一样。比如说这部电影需要200万元,你只给我20万元,现实情况是‘对不起,拍不了’;但你给我2000万元,我又往哪花呢?我要那么多钱来干吗?没有意义也没有必要。所以能拍多大投资的电影并不是我在乎的事情,想拍最合适的、自己最想要的电影才是重点。”任何一部电影都逃避不了在院线接受观众考验的命运,票房与口碑也是不可逃避的问题,在这一点上,李睿珺从头到尾都非常冷静,也极其清楚,就如同他将如今《隐入尘烟》的票房破亿形容为“意想不到”。至于影片收获的超高口碑,成为今年华语电影豆瓣评分第一名的事实,他也相当淡定。上映之前他就告诉记者对票房没有什么想法,因为每个人在看待一部电影、一件事情的时候总会有不同的想法,如果所有人都对一件事情一边倒地说好也太假了。每个人有自己的审美、立场,大家生命经历、阅历都不一样,很难收获到众口一词的效果。

导演李睿珺在影片《隐入尘烟》拍摄现场。

“对电影的评论要保持真实性、多样性,每一个观点我都接纳,包括不喜欢的,只要感受是真实的就是有价值的,既然大家在用电影交流,有喜欢的、不喜欢的都很正常,喜欢的会再看一眼,不喜欢的以后不看这个导演的(作品)了,都是各自的选择,不应该干预,也不应强迫别人统一思想。至于票房,我从来不觉得这是我能够控制的。一个电影上映,能有多少票房那是客观现实的事。这个时候导演的工作已经完成了。从意愿上来说当然希望不让投资方亏钱,这样的话,他们可以继续(投资)下去,你也有机会再拍,类似于做我这种‘不受宠’的文艺片的导演也有机会可以继续下去,这个行业就能更好地良性循环起来。所以很希望制作方、投资方不亏,能有一些盈余最好,但这件事也只能努力去做,尽人事听天命,很多事情控制不了。”李睿珺说。

【观众侧

跟着热度去看片,被打动后成“自来水

正如诸位院线经理所讲,“《隐入尘烟》的逆袭,多亏了观众。”记者采访了一些看过《隐入尘烟》的观众,发现有过半观众是在近期才去影院“补票”的,他们透露去看片最大的原因还是周围的资讯对此片的宣传安利。有朋友推荐的,有在媒体平台了解到的。值得一提的是,还有几位观众进行了二刷,一方面是因为电影质量确实很高,能够不断地发酵各种观感和话题,让看这部片成为一种流行;另一方面,不断的口碑相传,让很多并未关注电影的观众也认为这部电影“值得一看”,等于为影片带来了不少“路人粉”。“我在抖音上看到很多关于电影的剧情介绍,他们对电影进行了概括详解,让我有了很大兴趣,看完视频后就觉得为什么有铁、贵英这么惨?而且这种题材很少见,不想他们这么快就消失在市场里,于是就给全家人买了票,带着大家去观看。”观众潘先生说,自己无疑是被短视频平台安利去看电影的例子,看完《隐入尘烟》觉得这部电影确实好,自己也自发制作了短视频,分享朋友圈,成为电影的“自来水”,再度传播。

《隐入尘烟》剧照。贵英和马老四在麦子地。

观众王女士告诉记者,她一开始就听朋友说过这部电影值得一看,但因为排片稀少,场次时间不合适就作罢了,但随着近期关于这部电影的话题越来越多,越来越热,同时自己所在的影院也有了排片,自然也选择去“跟跟风”。她认为电影最大的魅力在于很多有哲理的台词,能让她对现实生活再次思考,“说来《隐入尘烟》叙事相对平实,甚至我认为它有点像纪录片,顺其自然、平平淡淡讲述了农村的故事,每个村子里大概都有这样的人。但里面有很多细节都让我很感动,比如里面有一句台词,‘对镰刀,麦子能说个啥?对啄它的麻雀儿,麦子它能说个啥?对磨,麦子它能说个啥?被当成种子,麦子又能说个啥?’这部电影让人感慨不已,也感动于马老四和贵英的爱情。”

让观众陈女士最有共鸣的莫过于《隐入尘烟》的题材和台词,她感叹真的太久没有在院线看到这样一部“清新脱俗”的文艺片:“谁说看文艺片只会睡着?我看完了以后真的坐在影院大哭了一场,一是同情他们在片中的遭遇,二是我能从马老四的言语中感受到属于农民的大智慧,比如‘啥不是土里头生的,啥不是土里头长的。土都不嫌弃我们,我们还嫌弃土吗?’我是真的不想这类电影在市场上消失,创作者、表演者包括欣赏它的观众都有人生困惑和难处,看这样的电影确实给了我很多感受,它确实值得大家看。”

新京报记者 周慧晓婉

编辑 黄嘉龄

校对 付春愔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