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周刊讯 近日,山东省纪委监委发布消息:山东省政协原常委、提案委员会原副主任孙亮涉嫌严重违法和职务犯罪,接受调查。

孙亮现年64岁,相比其政协职务,他的另一个身份更广为人知——山东高速集团有限公司(省管正厅级国企,以下简称山东高速集团)原董事长。在他官宣被查前大约半个月,这家企业首次跻身《财富》世界500强榜单,成为今年山东省唯一新上榜企业。

孙亮的职业生涯从一名普通会计起步,最终成长为一名正厅级的国企老总。在他任职期间,山东高速集团快速发展。

2020年,山东高速集团与齐鲁交通发展集团联合重组,集团资产规模首次突破万亿元大关。目前,该集团注册资本459亿元,资产总额突破1.2万亿元,有齐鲁高速、威海银行等6家上市公司。

《中国新闻周刊》从多位接近山东高速集团的知情人士处了解到,在生活上,孙亮性格鲜明,极度注重个人仪表、爱穿名牌,精心向外界展示其“儒商”形象;在工作上,则非常强势,主导了山东高速集团的转型,最终踩上红线被查,令人唏嘘。

“过于高调,好大喜功”

孙亮生于1958年5月,山东烟台人。1975年12月,时年17岁的他,进入山东省济南汽车运输公司工作,担任会计。六年后,调任山东省交通厅计划财务处任办事员,此后升任计划财务处处长。

2001年5月,孙亮调任山东省高速公路有限责任公司,先后出任董事、副总经理等。2005年,公司名称变更为山东省高速公路集团有限公司,同年10月,他出任董事、总经理、党委副书记。2008年1月,公司名称变更为山东高速集团有限公司。

2009年7月,孙亮任山东高速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后又相继兼任山东高速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山东铁路建设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等职务。

有山东当地媒体人称,孙亮很少谈及他在山东高速集团之前的事迹,即便接受采访,也多是着眼于整个集团的战略规划,个人信息少之又少。因此,他职业生涯之前的求学经历,其在汽车运输公司、省交通厅的工作往事,都鲜为人知。

一位接近山东高速集团的知情人叶晓宁(化名)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孙亮的决断力强,精力十足,但过于自信和高调,还有些好大喜功。

叶晓宁称,孙亮任内是山东高速集团发展较快的时期,他的企业经营和资本运作理念在山东国企领导中都有一定知名度。在他任内,山东高速集团从单一以高速公路运营为主的企业发展成为大交通企业集团,一定程度上解决了高速公路收费到后期发展难以持续的问题。企业的资产规模、利润总额均实现了几十倍的增长,成为山东资产规模最大的省管企业。

过往报道称,在孙亮的带领下,山东高速集团投资建设的山东高速胶州湾大桥创造了22项中国及世界桥梁建设新纪录,在全国乃至世界打响“山东路”“山东桥”品牌。

此外,山东高速集团实施“走出去”战略,投资经营领域相继涉及22个省、海外106个国家和地区,投资总额700亿元。2013年成功在高速公路的发源地欧洲中标塞尔维亚E763高速公路项目。2015年3月,山东高速集团控股法国客运第四大、货运第二大机场——图卢兹机场,这也是中资企业收购的首个海外机场。

不过,多位受访者认为,在山东高速集团的发展过程中,外界对孙亮的个人作用有所夸大。在他掌舵期间,集团的快速发展很大程度上与当时山东省的政策支持密不可分。

一位受访者向《中国新闻周刊》举例称,2008~2010年期间,山东国资大整合,将省地方铁路局、农投公司、齐鲁建设集团公司等交通类和基础设施类企业,划转到山东高速集团,让集团的产业变得丰富起来,有利于做大做强。

资料显示, 2008年4月,山东省国资委将齐鲁建设集团公司无偿划转至山东高速集团,成立了山东高速齐鲁建设集团公司。

在商业上顺风顺水的同时,孙亮也想走一条“商而优则仕”的道路。

多位受访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孙亮曾和时任鲁商集团董事长季缃绮竞争山东省副省长,未能如愿。但最终这两名山东知名国企负责人都以落马收场。

2013年1月,季缃绮当选为山东省副省长,负责教育、民政、文化、旅游、广播电影电视等。5年后,他在副省长任上被查。2019年3月19日,他因犯受贿、贪污罪获刑十四年。

孙亮酷爱体育运动,特别是爱打乒乓球。2014年9月,“徐工杯”第三届全国公路职工乒乓球大赛在济南开幕,孙亮披挂上阵。当时媒体报道称:“在上午的公仆邀请赛中,山东高速集团代表队选手孙亮冷静应战。”

有知情者称,孙亮还招了几个退役的职业乒乓球运动员,专门陪他打球。

多位知情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孙亮非常注重个人仪表,平时着装也十分讲究,有些衣服还是定制的,上面都有他的名字。

注重个人仪表的同时,他也非常在意个人荣誉。公开资料显示,他有接近20个荣誉称号,包括 “2006年山东省优秀经营管理者”“全国用户满意杰出管理者”“山东省劳动模范”“改革开放30年十大影响力企业家”“中国经济年度人物”“中国十大风云鲁商”等。

在所有荣誉中,2013年孙亮当选CCTV中国年度经济人物,成为他个人的高光时刻。颁奖词中提到:一个省级的高速集团可以把高速公路修到了高速路的发源地欧洲,这是孙亮带领的团队做到的。

一位对山东高速集团发展史颇有研究的经济学家李凯(化名)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随着山东高速集团的发展,孙亮的个人色彩越来越重,“尤其是山东高速(集团)的宣传片几乎成了他个人的宣传片,甚至有些个人崇拜的色彩”。

长期以来,山东高速公路里程曾多年保持全国第一,山东也是全国第一个高速公路里程突破1000公里、3000公里的省份。但后来发展缓慢,同时“为了罚款,超速抓拍点过多”“断崖式限速”等负面新闻屡见报端。

2018年2月22日,山东省召开“全面展开新旧动能转换重大工程动员大会”,时任山东省委书记刘家义说,山东面临着“由别人追着跑到追着别人跑”的窘境。他特别提到了山东高速的短板称:前些年有个说法叫“广东的桥、山东的路”,但现在山东省高速公路通车里程落到了全国第8位,双向六车道的高速公路不足20%,高铁出省通道只有1条,省内高铁尚未实现互联互通。

同年7月4日,因年龄原因,孙亮离开工作了17年的国企,出任山东省政协常委、提案委员会副主任。

2022年8月3日,2022《财富》世界500强榜单公布,山东高速集团首次上榜,位列第458位,营收311.358亿美元。13天后,孙亮被查。

多位知情者称,此前,外界曾传言孙亮被查,但没想到,当大家认为其已平安落地时,他却突然落马。

值得注意的是,孙亮被查的前一天,山东交通系统还有另一官员被查。8月15日,据山东省纪委监委网站通报,济南市城乡交通运输局原党组书记、局长贾玉良被查。

贾玉良在山东交通系统任职多年,还曾担任过济南市规划局局长、市政公用事业局局长等职务。

“金融化路线”背后的争议

孙亮被外界认为是资本运作高手。他提出,通过资本运作快速做大做强企业,经常引用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斯蒂格利茨的话——“纵观世界企业发展史,那些大企业无一不是通过兼并收购发展起来的”。

2014年,在一个“转型升级话国企”的座谈会上,孙亮谈到资本运作升级时称,“以前是借鸡取蛋、用蛋还鸡,现在实现了既不借鸡、又不还蛋,形成了资产换钱、钱购置资产、资产挣钱的良性发展。”

他说,上世纪90年代的时候“借鸡取蛋用蛋还鸡”的路子可以行得通,但是到了市场化运作后,很难办成,所以干脆就靠资本运作做到“既不要借鸡也不要还蛋”。后来,孙亮还提出了“路换钱、钱建路、路挣钱、钱滚钱”的资本运营发展思路。

有分析称,作为山东国有资本投资公司,山东高速集团从最初单纯依赖高速公路通行费收入,后来逐步转型,业务拓展到工程建设、金融资管、路衍产业、新能源、新材料、绿色化工等领域,的确离不开资本并购思路。

据山东高速集团官网介绍,孙亮推动了集团主业从高速公路向“大交通、大物流”扩展:2006年起,公司跳出高速公路,业务结构涵盖投资、建设、经营、管理公路、桥梁、铁路、港口、航运、物流等多个领域。

值得注意的是,在孙亮任职时期,山东高速集团大力拓展金融业。

有媒体报道称,山东高速集团向金融的转型是从资产证券化开始的。为了解决资金困局,最初山东高速集团力推旗下优质公路资产上市融资。2002年,山东基建(600350.SH)成功上市,发行5.05亿股股票,募集资金12.9亿元,不仅偿还了5.53亿元世界银行贷款,还用6.8亿元现金购买了济南黄河二桥,并补充了流动资本金。

2018年7月,山东有当地媒体报道称,在过去几年中,山东高速集团构建了包括威海商业银行、泰山财险、山东高速基金公司等在内的大金融板块。

在孙亮执掌山东高速集团期间,金融业超越高速公路,成为集团第一主业。山东高速集团2018年度工作会议上披露的数据显示,金融已上升为集团第一大产业,占比达44.7%;高速公路居第二位,占比为25.6%;铁路产业排在第三,占比18.8%。

这次会议还披露,2017年山东高速集团营业收入668亿元、利润总额66亿元、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27.7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3.2%、25.6%、65.9%,高速集团实现资产规模逼近6000亿元,继续保持省管企业和全国同行业第一位。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也就是孙亮任期的最后一年,山东高速集团资产总额已由2014年初的2696亿元增长至6145亿元。

2018年7月,邹庆忠接替孙亮出任山东高速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当年7月20日,山东高速集团召开上半年企业发展暨生产经营调度会议,集团官网次日发文报道了会议内容,文中对金融只字未提。

对于两任领导对待金融业的态度,当时山东当地媒体在刊发的一篇报道中引述国资系统内部人士所言,称“高速集团这几年来的金融化布局,某种程度上说,脱离了主业,一些领导对这种发展方向并不满意”。

值得注意的是,孙亮在力推金融化路线时,还和光大系有交集。7月26日,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光大集团纪检监察组、安徽省纪委监委消息:中国光大控股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行政总裁陈爽被查。

有受访者称,在陈爽主政光大控股时,山东高速集团与光大控股共同发起成立山东高速光控产业投资基金。

天眼查显示,2013年6月28日,珠海横琴新区长实股权投资基金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的基金成立,注册资本24700万元。其中,中光汇能科技有限公司和孙倩茹的持股比例分别占95%、5%,孙倩茹还担任执行事务合伙人,而后者正是孙亮之女。

地产爆雷成被查导火索?

在孙亮执掌山东高速集团时,还热衷于投资房地产。他曾说,“为什么要发展地产?我们主要投资铁路、港口,这些是长线投资,长远发展比较好。但房地产业的特点是,短期见效快,所以我们用短期的发展弥补长期发展不足。”

不过,某种意义上说,山东高速集团进军地产业很难称得上成功。在2015年年初,有媒体梳理相关信息发现,山东高速集团旗下涉及20余家参股、控股地产公司,均隶属其旗下山东高速股份、山东高速齐鲁建设集团公司两家公司。

当时的公开数据显示,山东高速股份所属10家地产公司,9家处于亏损;而2015年年报显示,在其控股参股的企业中,有11家公司以地产为主业,其中8家亏损。

山东高速集团跨界地产后,最受关注的事件要数战投恒大地产。这也被外界猜测是导致孙亮被查的因素之一。

2017年,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以2800亿财富成福布斯中国富豪榜首富。同年,恒大推动重组深深房,将恒大地产A股上市。为此,恒大地产全年进行了三轮密集的增资扩股,共计增资1300亿元,其中山东高速集团出资总计230亿元,成为恒大第二大股东。

一位知情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虽然山东高速集团战投恒大是当时董事会一致通过的决定,但孙亮在决策中起了主导作用。这也为日后集团陷入地产困局埋下了伏笔。

有报道称,孙亮和许家印在2013年时的一次活动中相识,原本安排半个小时的交流,因为两人交谈甚欢,足足聊了一个多小时。后来,在恒大的扩张中,孙亮和山东高速集团给了鼎力支持。

叶晓宁称,山东高速集团下属的个别子公司与恒大山东公司有项目合作,不过规模都不大。财新网援引多位接近恒大的知情人士报道称,“孙亮和山东高速集团绝对是许家印的大金主,许家印对山东高速集团可谓‘感恩戴德’。”

2018年3月31日,孙亮高调现身恒大集团“2018年度战略合作伙伴高层峰会”现场,因活动现场除了许家印和孙亮,还聚集了苏宁控股集团董事长张近东、正威国际董事局主席王文银、远东控股董事长蒋锡培、金螳螂董事长朱兴良、索菲亚家居董事长江淦钧等人。因此,这也被外界称为许家印的“超级朋友圈”。

2020年底,山东高速集团与深圳市人才安居集团(一家深圳市专责负责公共住房投资建设和运营管理的市属国有独资公司,以下简称深圳人才安居)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回笼了部分资金,在一定程度降低了后来恒大爆雷导致的巨额损失。

山东省国资委主任张斌曾表示,自2019年开始,山东对28家省属企业主业做了规划,同时制订了非主业清理退出三年行动计划。对于符合山东八大发展战略、十强产业等要做强做大,亏损的、落后的、偏离主业的即使赚钱也要退出。

财新网报道称,2020年11~12月间,山东高速集团分两次与深圳人才安居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将恒大股权全部转手,但2021年9月恒大爆雷,最后一笔80亿元股权款至今未能收回。此外,山东高速集团还给恒大提供了其他融资,总计数百亿元,最终窟窿多少还不得而知。

《中国新闻周刊》获悉,山东高速集团已向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北京)提起仲裁申请。目前,仲裁结果还未公布。

值得注意的是,近日,深圳市人才安居也有高层被查。8月23日,深圳市纪委监委披露,深圳市人才安居副总经理刘晖被查。

有媒体称,直接引发孙亮被查的导火索是地产。叶晓宁说,入股恒大后,山东省有关部门将山东高速集团与恒大集团的合作列为重点关注事项,进行了多次审计。

他还透露,当时山东高速集团与恒大集团合作时,设置了对赌条款,如果恒大地产没有按照协议约定完成重组并在A股上市,战投方可以选择有条件退出,有保底收益。

但谁也没料到,恒大爆雷后,山东高速集团也因此陷入地产困局。

值得注意的是,官方在对孙亮被查的通报中,使用了“涉嫌职务犯罪”的表述。在初次通报中,纪委监委就使用这种措辞比较鲜见。

职务犯罪是指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工作人员利用已有职权,贪污、贿赂、徇私舞弊、滥用职权、玩忽职守,侵犯公民人身权利、民主权利,破坏国家对公务活动的规章规范,依照刑法应当予以刑事处罚的犯罪。

叶晓宁称,涉嫌职务犯罪的具体内容,目前还很难判断,要看纪检监察机构调查结果。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