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7日,演员胡先煦发文回应“考”质疑,全文如下

  从小到大,经历了太多次考试和面试。

  大概从8岁开始,就慢慢习惯了每天录制自我介绍视频,对着父亲的镜头一字一句报告自己的姓名、年龄、身高、体重、籍贯等等事无巨细,以供挑选和比较。直到现在,用半年以上的时间准备一次试镜来争取一个角色的情况也时时会有。所以对于每一次机会,我总是无比珍惜和重视。

  本以为这次报考国家话剧院,也是人生中又一个无比重要却也无比平常的考试之一,却没想到,造成了这么激烈的讨论。

  这一周,我如坐针毡,无数次焦急地希望站出来解释与澄清,但公示期间官方正在就此进行复查和审核,我不能因为个人的发声去影响整体复查和审核的过程。

  现在,针对这段时间部分网友对我的质疑,我进行如下说明

  一、2022年3月29日,我正式报考中国国家话剧院演员岗位。报名邮件见图1;


二、2022年4月12日,我收到第一次面试的短信通知,并于4月14日完成线上面试。通知短信及线上面试会议截图见图2;

  三、2022年4月18日,我收到成功进入第二次面试的短信通知,并于4月22日乘坐高铁前往北京参加4月24日的线下面试(此时我所在地歙县14日皆内无新增疫情通报,但因收到短信通知时已无法购买到北京的直达票,所以选择在沧州西进行中转,期间并未出站),通知短信及高铁票、购票记录见图3;

  四、2022年4月26日,我收到成功进入第三次面试的短信通知,但因刚往返于北京,我的安康码变为黄码,需要按照当地防疫政策完成“三天两检”。我通过电话反馈该情况。4月28日我的黄码刚刚解除之际,得知我当时所在地歙县检测出2名新冠病毒感染者,而此时北京的进京政策为“14日内有新增本土新冠病毒感染者所在县旅居史人员严格限制进返京”,于是我只得按通知短信中“若因疫情防控确不能到场”情况,再次通过电话沟通的方式进行汇报,于2022年4月29日收到线上面试的通知,并于5月2日完成线上面试(当天确有拍摄工作,但是我的拍摄安排是夜戏,也就是在19:00后太阳完全落山后才开始拍摄,我收到的面试通知时间为14:30-16:00,面试正式开始的时间为15:16,所以并未因此影响面试),通知短信、线上面试会议截图见图4,安康码黄码、所在地疫情通报、北京进京政策见图5。

  以上就是我全部三次面试的过程,与今年所有参与报考中国国家话剧院演员岗的同学一样,没什么特别的。当然,如果依然有人对于我的报考过程存在质疑,可以拿出证据进行检举,我愿意随时再次接受并配合一切调查。

  在刚刚看到自己进入了公示期时真的很兴奋,就像当初得知自己考上中戏的心情一样,有一种被肯定的感觉,多日来备考的紧张、忐忑、焦虑,也终于可以暂时落落地,为自己高兴那么一小会儿。虽然从报名到三次面试结束,只用了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但毕业后一定要报考国话这个决定,我其实已经在心里埋了两年多了。

  2019年春节前,大二的我机缘巧合下收到一个邀请,当时有一个语言类节目需要一个20岁左右的年轻演员,那时我正发愁如何把在学校学到的针对舞台的表演技巧放到实践中去验证,于是立刻就去了。那段时间,我见到了很多非常好的话剧演员,和更加专业的创作氛围。虽然最后因为种种原因没能让这个节目和大家见面,但是从优秀的前辈那里了解到了国话,当时就萌生了“毕业之后去国话”的念头。真正坚定这个想法,是在受邀参演了话剧《雷锋》后,当时站在舞台上自己的双腿就像生了根,心里就像生了团火,我突然意识到,演员是应该经受在剧场中的考验的,观众现场的及时反应会给我的表演带来更新鲜的刺激!这和我早已熟悉的面对镜头的表演完全不同!那时我就决定,一定要给自己多一点机会,去参演更多的话剧,做一个无论是在镜头里还是在话剧舞台上,都能真正留下作品的演员!

  说来惭愧,上小学时,被怀疑患有“多动症”,父母担心,带我去看医生,又怕我丢了自信,带我体验了很多的兴趣培训班。就是在这个过程中,我第一次接触到了表演,原来我的“爱动”、我的“表情丰富”、我的“人来疯”、“不怕镜头”在表演中,是一种优势,会获得称赞和夸奖!慢慢的,我拿到了一些曲艺表演相关的奖项,我到现在还记得我第一次在“特长”一栏中填上“表演”这两个字的时候,有多骄傲,原来我也有一技之长,原来我也有比其他同学更擅长的事!我常常说,如果没有表演,如果我不做演员,那我真的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人生在世,找到能让自己为自己骄傲,愿意为之付出努力的兴趣,实在是一件幸事。

  高中时,我决定报考中央戏剧学院,希望通过在专业院校的学习,让自己的“特长”成为“专业”。艺考的过程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我突然发现原来像我一样热爱着表演,向往着专业院校的学生有这么多,而且每个人都好优秀,有各种各样的特长,让我大开眼界,原来过往的自己一直在“坐井观天”。在考场里看着其他考生表演,我第一次对自己产生了这样的疑问我的优势是什么?我用什么能征服考官? 我到现在都还记得展示舞蹈的时候,我甚至都不敢看考官的眼睛。最后是积累10年的表演实践经验帮了大忙,朗诵和即兴表演考核为我加了不少分,平衡了当时相对薄弱的形体考核,获得了进入中戏学习的机会。这四年间,我从来没敢忘记过当时脑海中的那两个问题,无数次的幻想着现在的自己重新站在那时的考场上,有没有进步,有没有新的能去展示的内容?

  这样的机会很快就再次出现在我的面前,看到国话的招聘公告后,我第一时间就整理好材料,发送了报名邮件。我心想,就把这一次当作一个我自己对自己的考验——我到底能不能真正将表演从我的“专业”变成我的“职业”。

  国话的考试分为三轮,分别是针对“声、台、形、表”四项专业技术能力的考核。第一次面试为线上面试,保守起见,我选择了用我自认为相对擅长的独白朗诵应试。顺利进入第二次面试后,得知可以选择线上或线下面试,我第一时间和当时正在拍摄的剧组请假,回到北京参加线下面试。这一次形体考试,我展示了一套八极拳,除此之外还准备了一段情景台词表演。考官当时还问了我是如何学习的八极拳,我特别自豪地说是为了拍一部戏,为了饰演一个有武术功底的角色。虽然我自知现场的那次表演绝不是自己练习这么久以来最好的一次,但是我是满意的,因为这一次展示形体的时候我是自信的。全部展示结束后,考官另外让我随机在网络上找了一段2分钟左右的朗诵内容,来测试我的声音,虽然是随机抽查,但是好在这段时间我一直都在做针对训练。收到第三次面试的通知时,我已经从北京返回剧组拍摄地,当地健康码变为黄码状态,我被暂停了一切拍摄工作。直到4月28日,三天两检结束,我的黄码得以被解除,但最不希望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我当时所在地歙县通报了两名感染者,我被严格限制进京。请相信,每个考生都比何人更珍视考试的机会,也比何人更在意考试的公平公正,害怕因为自己的失误让努力白费,更担心自己的努力没有被公平的对待。当我确认我无法回到北京参加第三次面试时,我急坏了,担心前两次的面试成绩不作数了,担心就此无缘今年的应聘,这样的结果谁愿意接受?于是我赶紧通过电话将我的情况进行反馈,得知不止我一人有这样的困扰,还有很多考生也被疫情拦住了脚步,我们可以通过线上面试的机会完成第三次面试,我悬着的心才终于落了下来,专心准备第三次面试。虽然线上难免会让原本准备的表演效果打折扣,但是至少我还有机会,我表演了早就准备好的吉他弹唱和散文朗诵,完成了这最后一次面试。

  后面的事情,大家就都很清楚了。现在,复查也已经结束,我真的很想自己站出来说这一次报考我完全遵守规定,按通知完成全部流程,三次面试,一次不少,期间绝对没有享受或行使过何特权。我会真正把“表演”作为我未来一生的职业,表演意味着我的独特性,意味着我的理想所在,意味着我一直前行的动力,和我为自己定义的终点。也正是因此,我深知既要接受它带给我的兴奋和满足,也要承受它带给我的一切监督和质疑。就算再来一次,我想我依然还是会坚定选择报考国话。

  无论是演员胡先煦,还是话剧演员胡先煦,将永远接受大家的监督。

  施薇

  钱亦琛

  来源@演员胡先煦

作者 admin